中国优德网 >>

“这是我经历的最可怕的事情,我是怎么走上岸的,想不起来了,就知道要把税票抓紧。”——王成 

葛·呼和少布 赵 志

扎鲁特旗地税局有一名叫王成的“税官”,被人们称为扎鲁特草原上的平民英雄。他的事迹在草原上随风飘扬,四处传颂……

像雷锋一样舍已为人

应该把别人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把同志的愉快看成自己的幸福。

我要永远愉快地多给别人,毫不计较个人得失……

——雷锋

王成1989年参加工作,成为扎鲁特旗地税局扎哈淖尔地税所的一名协税员。

2011年4月4日,他和一个朋友开车到外地办事。在途经兴安盟乌兰浩特正东几十公里一个偏僻地方时,发现距离砂石路两公里处的一片平缓草原着火了,而不远处就是一片人工林,形势十分危急。王成急忙停车和朋友捡起几根树枝奔向着火点。救火时,衣服被烧焦了,树枝也是多次更换,浓烟呛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眼睛被熏得直流泪。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扑救,终于将方圆几公里的大火扑灭。再有人路过时,看到的是一片被烧焦的黑土地,他们在惊叹大火没有烧毁人工林的同时,谁又能想到扑灭这起火灾的只有两个人?又有谁知道他们在救火过程中手指被烧伤,眉毛、头发、衣裤和皮鞋被烧焦了呢?谁又能听到他们在浓烟和大火中那让人心颤的剧烈咳嗽声和互相鼓励的喊叫声呢?直到现在,他和朋友谈起这件事儿时,依然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2012年的一个下午,王成和妻子、孩子从乡下办完事开车回家。行至一个村子附近时,发现公路上停着一辆已经被撞得变了形的捷达车,路基下还有一辆箱式小货车,旁边围着一群人。他急忙停下车,直奔路基下的车祸现场。现场非常惨烈,侧翻的箱式小货车车身上全是鲜血,在救出车里的最后一个人时,他发现此人伤势很严重,头皮掀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白色的头骨,面部血肉模糊,鲜血直流。他急忙从货车里找出一条毛巾紧裹在了伤者头上。在确定车内再没有其他人时,他边打求救电话,边安排村民迅速找车将伤员送往医院。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小货车的油箱口开着,汽油已经流了一地,而此时旁边有人在吸烟,于是他大喊:“把烟掐掉,赶快抬人。”并快速跑到车前,用破布堵住了油箱口,并用沙土盖住了流出的汽油。当做完这些后,他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捷达车里还有人呢!”他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儿。王成冲上公路。奋力地拽开车门,发现车内有三个人,车的机体已经严重后移,驾驶员被方向盘死死地卡住,处于昏迷状态。副驾驶上的女人浑身是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但双手却紧紧地搂着孩子的头。孩子的整个身子根本就看不到,全部卡在了操作台底下。一种不祥的预感向他袭来。于是,他站在公路上开始拦截过往的车辆,但连续过去了七八辆车,没有一个司机停下来。情况危急,他急忙喊来了妻子,两人轻轻地拽动女伤员的手。当女伤员的手离开孩子头部的时候,小孩儿的头轻轻地动了一下,随即发出了轻轻的哭声,听见孩子的哭声,女伤员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两个人居然都活着。救人要紧。经过多次努力,他终于救出了母子俩。司机被救出后也清醒过来。时间就是生命,他开车将受伤最重的母子俩先送到医院,嘱咐妻子办理抢救手续后,又急速返回车祸现场,将捷达车受伤的司机扶到车上,再次返回医院。经过检查,女伤员肝部溢血,医生感慨地说:“太及时了,太及时了,如果再晚半小时,患者就有可能肝破裂,非常危险。”经过及时抢救,一家人全部脱离危险。看到伤员全部得到及时救治,王成悄悄地离开了……

像雷锋一样做一颗螺丝钉

一个人的作用,对于革命事业来说,就如一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机器由于有许许多多的螺丝钉的联接和固定,才成了一个坚实的整体,才能够运转自如,发挥它巨大的工作能。螺丝钉虽小,其作用是不可估计的。我愿永远做一个螺丝钉。

——雷锋

1996年年底决算时,有一个村的农业税还没有收上来。王成和同事接到任务后,骑上摩托车就走。那天正逢几十年难遇的暴风雪,漫天的大雪将道路封锁了,寒风夹着雪花,让人眼睛都很难睁开。他和同事凭借着记忆,寻找着依稀难辨的道路,艰难地前行。20公里的路程,走了3个多小时。到达那个村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冻得双眼发直,不能说话了。当他们走进一农户时,这家主人正约几个朋友端坐在火炕上吃肉、喝酒。主人热情地邀请他们上炕暖和一下,喝点酒,被他们拒绝了。有几个喝酒的人看见浑身是雪,冻得瑟瑟发抖的税务干部时,再也忍不住了,跳下火炕说:“我家你们不用去了,等一下就回去给你们拿钱。我再告诉邻居把钱也给你们送来,你们就在这里多暖和一会儿吧!”一传十,十传百,村民们被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了,一天的时间,便收齐了所有尾欠的农业税。

1998年6月,已经连续下了近半个月的大雨,造成道路损毁,班车不通。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基层地税所报账的最后期限,王成心里很焦急,于是便和一名同事雇了辆车,去局里报账。但他们没有想到,当车行至一条河边的时候,大桥已经被冲断,他们只能从下面水比较浅的地方绕行。当车行驶到河中间时,就听见有人大声喊:“快跑啊,洪水来了!”,但见浑浊的洪水翻滚着从上游直冲下来,瞬间,车陷在了河里,开始顺着洪水的走势移动、倾斜,车厢里的水已经没过了膝盖,随时都可能发生车毁人亡的惨剧。他果断地命令车里的人撤离,并用双手高举着十几斤重的税票,让同事拽住他的衣服,一步一步艰难地在齐腰深的洪水中行走,巨大的浪头及脚下的流沙使他们偏离了上岸的路线,越走越远,随时都可能被波涛吞没。就在他们要绝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洪水突然平缓了,他们抓住时机,终于上了岸。上岸后的王成脸色苍白,同事拽了他几下,他才反应过来。事后他说:“这是我经历的最可怕的事情,我是怎么走上岸的,想不起来了,就知道要把税票抓紧。”

本栏目由优德日报社、市文联、《天骄》编辑部联办